您当前位置:安康市审计局 > 审计文苑 > 审计文苑 > 正文内容

何姨的“庞女儿”

发布时间:2019-06-21 18:02 作者:汉阴县审计局 庞暄妍 字体大小:[ ]

    大家好,我是陕西省安康市汉阴县审计局的庞暄妍。

汉阴县平梁镇登天村是局里脱贫攻坚结对帮扶村。全村有在册贫困户209户。两年来,我和同事为贫困户做过饭、栽过秧子下过田,稻穗地里同收割,也帮他们调解过矛盾、忙活过孩子转学、老人住院,安置房前共庆贺、节庆慰问送温暖,和村民结下了深厚情谊,当地的落后面貌也有了较大改变。

我的帮扶对象有3户人家,在登天村六组,距离主干道1.5公里,家里都是危房。2017年,六组的路还是泥土路,每次入户都需要步行半个多小时,下雨天的时候,就得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泥泞中滑来滑去。刚开始,我有畏难情绪。但当我一次又一次入户时,看到有的贫困群众吃不饱穿不暖,有的下雨天住在四处漏雨的土房里,有的满怀激情却找不到脱贫的门路,他们期盼的眼神让我不由自主地萌生出一种使命感。同事们没有白天黑夜,没有周六周天,为了脱贫辛苦付出,也深深打动着我。

我帮扶的一户贫困户叫何先翠,今年68岁,我叫她何姨。她勤劳、乐观,无论何时去她家,家里总是收拾得一尘不染。不管什么时候,她都是乐呵呵的。可实际上,她非常辛苦,家里里里外外的大事小事,全靠她一人操劳。她有一儿三女,三个女儿已出嫁。38岁的儿子蒋孝洪,因常年头痛,无钱检查医治,无法干重活,成了她最大的“心病”。

屋漏偏逢连阴雨。2017年12月的一天,蒋孝洪突然视力骤降,全身浮肿,彻夜难眠,经检查诊断为“脑垂体肿瘤”。何姨如同天塌了下来,她第一时间给我给我打电话。我赶到县医院,向院长说明蒋孝洪患病的具体情况及家庭现状,请求给予医疗援助。

通过系列检查和安康市医院专家会诊,(蒋孝洪)需要转至省级医院进行手术。面对转诊单,何姨愁眉不展,高额手术费用从哪里来?为此,我表面上给她宽心,心里却很是发愁,问同事、问朋友、问家人、问领导,绞尽脑汁、想尽办法,终于我打听到一条重要消息——在西安市西京医院,有一条贫困户“先诊疗,后付费”的绿色通道!

赶到县农村合作医疗办公室,我请求开具“先诊疗,后付费”的特殊情况证明。同时又担心他们不能及时挂号耽误治疗,(我)在西京医院的官网上预约了专家号。

2018年1月10日,何姨带着儿子蒋孝洪和三女婿,也带着对未来的希望,第一次踏上了去往省城西安的班车。1月18日,蒋孝洪顺利进行了手术。经过一个月的康复治疗,痊愈回家。

考虑到何姨年老,不熟悉报销流程,照顾儿子脱不开身,利用上班空隙,我整理她报销资料,去县政务中心,在合疗报销、大病保险、民政救助等窗口,想方设法为她家多报销哪怕一分钱。最后按规定报销了8万多元,还剩1.5万元的自付费用没有着落,而这些钱都是何姨一家东拼西凑借来的。我找村干部和镇干部说明了情况,成功为她家申请到农村低保。

经历了这一系列的折腾之后,这个正在努力脱贫的家庭变得更加贫困了。我跟何姨商讨下一步脱贫计划。趁着镇上为贫困户无偿提供花椒苗的机会,我带着何姨到村部领了花椒苗,种了3亩地;又争取了两头小猪仔,何姨可以通过养猪来增加收入,为明年产业发展打下基础。蒋孝洪患病之后视力低下,几近失明,我计划带他去医院作视力鉴定后办理残疾证,这样可以多争取一点保障资金。

每当我走到她家门口喊一声“何姨”,她就知道是我来了,总是亲切地叫我“庞女儿”。何姨不止一次说:“我虽然年龄大了,但是有手有脚还能干活,我要用自己的能力摆脱贫困,少给村上、镇上找麻烦。只要人活着,生活就有希望。”

    两年多的脱贫帮扶工作,让我受到不少磨砺,也让我在工作中成长起来了。再有几个月,就是祖国70周年生日,我想跟何姨共同努力,力争脱贫摘帽,为祖国70周年生日献上一份真诚的爱国之礼! 

主办:安康市审计局  联系电话: 0915-3206203  网站标识码:6109000010   网站地图
备案编号:陕ICP备05001920号  陕公网安备 61090202000034号